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张力计 >

森吉米尔轧机是哪个国家发明的?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张力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32年获得了使用小工作辊和刚性机体冷轧带钢的专利。第一台Z-High 轧机在波兰用于轧制低碳带钢

  泰德伍兹.森吉米尔(Tadeusz Sendzimir)于1894年7月15日出生于波兰勒武市。在他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年,由于接近俄国和德国的势力范围,而这两个国家在一战期间都试图征服对方,他被迫逃离祖国。

  和他的很多同胞不同的是,森吉米尔往东逃到了中国。这次旅程耗时三年,沿着与之前所有圆睁着眼的侵略者、商人和冒险家相同的路——从长江宽阔的褐色江口逆流而上12英里,他到达了上海。

  当森吉米尔的船靠岸时,有几个欧洲人在码头。其中一个男人走近问森吉米尔是否需要住的地方,他可以给森吉米尔提供他公寓里的一个房间,森吉米尔同意了。于是他们离开码头,穿过苏州河,来到了俄国移民聚集的街区。

  在聊着他逃离的地方时,森吉米尔满怀敬畏地观察着这个他刚刚踏入的世界。赤膊的苦力或拉或推着独轮车,车上的家具、木箱、关在竹笼里的鸡、轮船衣箱和一捆捆铁丝堆得高高的。他们喊着口号来保持步伐并警戒路上的行人。森吉米尔立即被中国的独轮车迷住了。“当时我问自己:独轮车已经经过了几个世纪的发展,如果改进它,我能做什么?当然没有:你无法再改进它了。”

  森吉米尔在东方汽车房找到了一份工作,这是一家美资的汽车修理店。但是他们不是需要他修车,而是需要他给数百名中国人培训如何驾驶T型车。大约20万中国人在一战期间被送往欧洲和中东,这也是中国对战争的贡献。这些司机在东方汽车房训练好以后就送往法国清理战场。

  对于一个工程师来说,这几乎不算工作,但森吉米尔却热情地投入到这个任务中。他发现别的老师一次只教一个学生。“我不喜欢那样,”他回忆。“那样太慢了。我对自己说,别在意别人所做的。我要合理地做,用我的方式。”他让几名学员坐在车里,他自己坐在车轮后面,一边驾驶着车围绕场地后退、前进,一边解释怎样操纵和倒转两个车轮。然后,他让学员们一个接一个地驾车在小场地里前进、后退和转圈。第二天,他们驾车去外面的街道。四天内,森吉米尔已经训练出一打司机了。

  大约在五月中,森吉米尔遇到一个定居在青岛的荷兰人,他想在那儿开一间汽车房。他邀请森吉米尔立刻去着手管理汽车房。于是森吉米尔开始了他的第二段旅程。

  1918年5月的青岛是一个海滨胜地和海运区,有着干净的、沿途有树的街道和新建的、红瓦和绿瓦为屋顶的建筑,就像一幅画和小心翼翼的学生在他的阁楼里建的火柴村。

  森吉米尔在离开的日子里畅游黄海,拜访他的朋友,花几个小时在海滩或在通向城外的路上散步。他相当满足,因为他收入不菲。但是他没接受过挑战。在散步时,他让自己的思绪在汽车房不能考验他的智力的物理、化学和工程问题上打转。

  到了仲夏,森吉米尔收到了一封从上海来的信。嘉司特詹姆斯基,上海俄亚银行的副总裁得知了有一个家伙有开工厂的主意。森吉米尔能在他下次去上海的时候拜访他们吗?

  在嘉司特詹姆斯基的办公室,森吉米尔遇见了一个正要离去的俄国商人海曼,这个人多年前曾来中国淘金。海曼解释说他的很多投机都是给中国东部铁路提供零件。铁路需要数不清的螺钉和螺母,这些海曼可以从欧洲采购来。他想在中国制造会更便宜。这将会是中国第一个机器制造螺母的工厂,森吉米尔就是这个执行的人,银行提供资金。森吉米尔将启动和经营工厂,工厂就命名为“森吉米尔机械厂”。

  森吉米尔既不了解螺钉和螺母,也不了解远东的贸易和亚热带气候下的生产条件。他确定的是他能够计算出来,而且他厌倦了经营汽车房,他喜欢“森吉米尔机械厂”这个称呼。

  “我从没见过螺钉厂,”他说,在描述他如何启动工厂时,“但是我能想象如何生产螺钉。”在1918年9月,战争在欧洲仍在继续,买不到梯形螺栓锻造机。森吉米尔跑遍了上海的机械厂买了所有的样品锻压机,用来冲压铁皮。他雇用了绘图员和装配工,让他们重画并改变这些锻压机直到生产出螺钉。

  森吉米尔在集水街买了三栋房子作为厂房。在很短的时间内,厂房清理干净了,设备重新装配了,办公室也搬到了顶楼。还有两台机器要启动的时候,他说,“我们马上就开工了。”森吉米尔机械厂在中国开始生产了。

  由比利时或荷兰进口的400磅的铁丝捆堆在厂房外的小路上,铁锈耀眼的橙色在阳光下闪烁。起重机从顶部提走一捆,工人将铁丝的头部送进除鳞机,这台机器用来松动和剥除铁锈层。重捆的铁丝,恢复到深灰色,然后继续清洁。铁丝将送进酸洗池,在充满酸味的沸腾的盐酸溶液中煮上2~3分钟,取出纯净的铁丝,冲洗掉酸液。下一步,将铁丝浸入淡石灰水中。

  一旦干了,白色的金属丝被放到肥皂粉的盒子里面。石灰和肥皂粉会在表面形成一层坚韧的光滑的表面,使得金属丝可以平滑的通过拔丝机。

  被减径的铁丝变的更加坚韧,当通过碳化钨拉模时,它的晶粒被拉长和强化。用来做钉子的金属丝需要比螺钉更小的直径和更高的强度。 准备做螺钉头的时候,通过一系列的击打金属丝的头部,形成特殊的螺钉头部。然后后面的金属丝被稍微的拉长,并砍掉多余部分。然后把螺钉放入篮子里面。重复以上动作,直到机器消耗完整捆的金属丝。

  最后一个机器切制螺纹,这个过程是森吉米尔通过学习其他机器自行设计的。一个接一个,每个螺钉被加热,然后被放到夹具。再被切出螺纹,再松开。螺钉被简单的嵌入锯末,然后苦力搬运做好的螺钉到仓库,并把它们装入印有“森吉米尔机械厂”的袋子里面。该工厂后来用同样的方法(用相似但更简单的机器)生产钉子,然后按桶卖。

  法国较早的电镀生产线表明电镀带通过椽来晾干。今天,现代化的连续式表面涂层设备应用全自动系统可以对几千米的金属进行涂层工作。

  重新设计的机器虽然很原始,但是,在那时依然比中国国内的任何一台机器要好。森吉米尔的创新没有改变螺钉的制作方式;他只是简单的通过确定性和灵活性来机械化的生产,在一些地方,现代的方法还没有产生。

  工厂的地面是热气腾腾的,黑暗的——很低的天花板和很小的窗户密封着热气并且阳光照不进来。风扇疲惫的去处闷热。二十个穿着蓝色体裇衫和短裤的工人操作着吵闹的机器。同样数目的工人在涂层线上工作,他们有的推着车,有的用力拉,有的装螺钉,有的提起桶,有的洗着桶。生产线通过单驱动杆滑轮一直延长到仓库(天花板太低,所以不能负载太多)。

  沿着楼梯往上,进入森吉米尔的办公室,稍微减小的机器噪声被呼喊和运河上舢板的咔嗒声代替了。木制的地板上到处都是桌子,那里两个或三个中国的绘图员展开他们的图纸。

  森吉米尔非常关心为他工作的工人,他说:“中国人是非常优秀的工人。他们非常努力的工作,并且尽力做好工作。他们很快适应新事物,并且互相之间合作的非常好。”当森吉米尔于1929年离开上海的时候,他的工人都到码头为他送行。六十年后,一个老中国人告诉他:“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板”。

  作为一个商人,森吉米尔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有一个很小的印刷好的目录,里面有他的物品,还有在上海和其他远一些的五金销售商的目录。他带着他的秘书去拜访一些五金商店并定购一些零件,他的中国经营者偶尔到森吉米尔那里跟他说,因为他在城镇里面是一个拥有解决问题声誉的人。他经常和铁屑经销商商量建立一个新的工厂。森吉米尔第一次用长而窄的砖建了一个拥有斜的屋顶的厂房。这是他所有能够做到的。但是,他还需要更多的地方。他树立起一个巨大的竹棚,一个典型的中国临时建筑,用席盖在粗的竹子上。一个星期,商店拆除了, 手推车苦力拖着一吨半的机器罕见的通过三公里的街道到新地点,然后工厂又开始生产了。

  在新的地方,森吉米尔开始制造钉子,使用同样的拔丝机只是稍微的改变了螺丝刀具。他发现比利时的工厂只能生产废丝外的钉子,并且用好的金属丝镀锌。因此,他也开始生产金属丝,他还提出了一个热的、发臭的、耗时的金属丝镀锌的工艺过程。这个变化是一个很小的改进,得到了很大的利益的变化,成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因为,不久森吉米尔发现它不像已经存在的其他镀锌工艺。这个变化可以更好的保护金属不被氧化。

  森吉米尔的多辊轧机彻底的改变了世界的带钢冷轧。它的基础就是:小的工作辊和块状的刚性的机体,并且从来没有被超越过。

  1932年获得了使用小工作辊和刚性机体冷轧带钢的专利。第一台Z-High 轧机在波兰用于轧制低碳带钢

  1973年获得第60个专利:零凸度机架。获得波兰克拉科夫采矿冶金院的荣誉博士

本文链接:http://mezzomagazine.com/zhangliji/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