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召集人 >

李克农和夫人在哪里完婚的

归档日期:07-29       文本归类:召集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李克农那大半生充满坎坷而又辉煌的革命生涯中,无处不浸透着妻子赵瑛对他默默无私的奉献和巨大牺牲;而李克农亦把一生炽热的爱情全部给了妻子赵瑛。

  1955年,当毛主席把军衔授予那些身经百战的元帅、大将、上将的时候,一个从来没有指挥过火线交锋的神秘人物也被授予了上将军衔,他,就是被誉为中共“特工王”的李克农。在李克农那大半生充满坎坷而又辉煌的革命生涯中,无处不浸透着妻子赵瑛对他默默无私的奉献和巨大牺牲。而了解李克农的人都说,李克农亦把一生炽热的爱情全部给了妻子赵瑛,他们的爱经风历雨,历久弥坚,他们是革命队伍中最忠实的伴侣之一。

  李克农1899年9月出生于安徽芜湖一个小职员家庭,父亲李哲卿是一位知书达理、深明大义之人。李克农幼时便被父亲送去读书,这使得他很早就受到了民主革命思想的熏陶,也为其日后献身于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奠定了思想基础。

  赵瑛与李克农同庚,是芜湖市照相馆老板赵筱舫的独生女。赵瑛是一位漂亮文静、温柔体贴、仪态大方、知书达理的好姑娘。她是芜湖市第一批考入女子师范的学生之一,不仅有文化,而且做得一手好“活计”,是远近闻名的孝女。1917年9月,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李克农和赵瑛结为夫妻,这年他俩18岁。

  婚后不到两年,李克农参加了芜湖“五四”运动,过人的领导才能使他成为受人瞩目的学生领袖。1925年,他又参与创办了民生中学。1926年,李克农在中参加了中国,从此踏上了一条崎岖危险的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革命事业中去。

  偌大的家全部甩给了赵瑛。大女儿李宁、二女儿李冰、大儿子李冶、二儿子李力,他们的年龄都还小,赵瑛要孝敬公婆,还要照顾孩子,但从不抱怨。赵瑛无言的支持、默默的奉献,使李克农心中充满了感激。李克农经常召集人在自家开会,商讨大事,每当这时,赵瑛总是一言不发地准备好水、茶,到门外去放哨。由于革命处于低潮,经费不足,赵瑛总是毫不迟疑地拿出自己的陪嫁品去卖。赵筱舫也多次拿出资金支持李克农干革命工作。李克农在坚强的后盾支持下,革命热情高涨。

  赵瑛知道李克农从事的是伟大又危险的事业,她不但不怕,还坚定了与丈夫站在一起的信念。1927年4月20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第8天,大批人和革命群众倒在反动派的屠刀下,整个中国被笼罩着。得知敌人已打探到李克农等人隐藏在浴溪口,正下令派人来抓他,如果李克农拒捕就开枪打他的消息,怀有4个月身孕的赵瑛心急如焚,完全不顾正下着倾盆大雨,迅速雇了一艘小划船冒雨渡江。她艰难地上了岸,却发现敌人追捕的轮船已到了浴溪码头,便不顾一切地在那没过小腿肚的泥泞田埂上奔跑起来,一口气跑了4公里。得到消息的李克农等同志迅速转移,半小时后赶来的敌人扑了个空。

  在上海,他与钱壮飞、胡底一起打入敌人心脏。在周恩来指示下,他们成立了3人党小组,李克农任组长,由陈赓直接领导。他们首先掌握了敌特电台及小型收发报机的制作工厂“正元实业社”的全部秘密,后来又“帮助”敌人在南京、天津建立起一套以通讯社形式出现的情报机构。这些通讯社名义上是情报机构的附属组织,实际上已完全被李克农、钱壮飞、胡底3人掌握。从1929年底到1931年4月,李克农等3人活动在敌人的心脏地带,在隐蔽战线上演出了中共地下工作史上最壮丽辉煌的一幕,出色地完成了党中央交给他们的“将敌特组织拿过来”的光荣使命。

  李克农“潜伏”进“中统”后,身份是无线电管理局的中层官员,收入不菲,如果没有家庭生活,难免令人生疑。在党组织指示下,李克农写信让赵瑛带着孩子到上海团聚。1929年,赵瑛遵照地下党的指示,带着两个孩子来到国统区上海,掩护李克农做地下工作。李克农为了取得大特务头子徐恩曾的信任,把赵瑛和两个孩子与徐恩曾的外室安置在同一层楼上居住。这是非常危险的。赵瑛无视这些,她谨慎小心、大胆认线月,中共特科负责人之一顾顺章叛变。钱壮飞从敌人密码中破译了这一信息后告诉李克农,李克农辗转找到陈赓,与周恩来等人一道组织了地下党组织和许多同志的撤离。然而时间紧迫,李克农顾不上通知赵瑛,便让交通员告诉赵瑛敌人搜捕不能回家,让他们母子3人躲一躲。赵瑛闻讯后二话没说,拉起两个孩子就在街上流浪,与敌人躲起了迷藏,夜晚就露宿在广场上。当时赵瑛非常焦急,没有丈夫的音讯,又不敢离开上海,怕失去联系。李克农亦心急如焚。赵瑛带着孩子流浪了一个多月后,仍没有与地下党组织和李克农联系上。

  一天,有着地下工作经验的赵瑛突然醒悟,应该去交通员常接头的地点碰碰运气。果然,在那里她看见了宫乔岩同志,宫乔岩望着憔悴的赵瑛和两个瘦弱的孩子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当周恩来把赵瑛母子平安的喜讯告诉李克农时,这个平素喜怒不形于色的刚强汉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不久,李克农要去苏区,赵瑛听从李克农安排回到了芜湖老家,她坚信李克农的话,一有机会就会回家看看他们,一有条件就来接她。然而她和李克农谁都没想到,这一分别竟长达6年之久。

  在与赵瑛分离的日子里,李克农无时不在牵挂着妻儿,稍有便利的机会和条件,就提笔给赵瑛写信,每次写信都非常动情。一次,他在信中深情地写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思念家人之情是你们可以想象得到的。”而赵瑛每次接信都流泪不止。万里之遥、悠悠岁月,李克农的一片深情给赵瑛带来了温暖,带来了慰藉。尽管由于战争年代特殊的环境,不少人组成了新的家庭,但李克农却坚定不移、始终如一地把他的感情世界留给了赵瑛和孩子们……

  解放后,李克农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他担任了党、政、军几个部门的领导。由于多年积劳成疾,他身体非常不好,对此,赵瑛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但她不可能阻止李克农工作,便只能在衣食住行上更加细心地照顾他。

  朝鲜战争谈判期间,任命以李克农为团长的代表团赴朝谈判。李克农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老父去世时,他正在朝鲜的谈判桌上,委派同志操办李老太爷的丧事,李克农闻讯热泪盈眶,并蓄须以示哀悼。

  在朝鲜,李克农一待就是两年多。这两年多他精神高度紧张,每日仅睡几个小时,曾多次昏倒。毛主席非常挂念,便派伍修权将军去替换李克农,然而李克农却以“临阵不换将”为由坚持工作到底。以他的才智,经过200多轮谈判,终于取得了彭德怀将军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的伟大胜利。

  朝鲜归来之后,李克农身体每况愈下,赵瑛多次奉劝其休息都无济于事,他在家一工作起来就到凌晨,第二天也不好好休息就接着干。他的一只眼睛视力几近失明,但仍吃力地用另一只眼睛阅读文件。不论当天工作多么繁忙,哪怕会议一个接一个,李克农当天的文件也绝不隔夜。每当夜深人静,李克农还在工作时,赵瑛总是默默地换上一杯热茶,端来一碗夜宵,尽心地照顾陪伴着他。

  1961年1月6日,赵瑛因患癌症医治无效,溘然长逝。李克农找出一张年轻时两个人的合影照片,在后面深情地写下了一段话语:

  赵瑛同志像:此相片1940年摄于广西桂林八路军驻桂办事处,不幸赵瑛同志于1961年病逝于北京肿瘤医院,从此和我们永别了!!!回顾21年中,她埋头工作,辛勤劳动,扶老携幼,苦了一生!特留此遗照,以表哀思。

  赵瑛走后,屋里的摆设依旧,两张床,一张是李克农的,一张是赵瑛的,床上用品都是赵瑛走时的原样。一切依旧,只是在墙中间悬挂着赵瑛贤淑端庄的遗像,李克农在桌上摆了一些食品,每当他从办公室返回卧室入睡前,都整整衣服,站到赵瑛遗像前,久久地注视赵瑛的“目光”,与她进行着只有他们俩才懂的语言交流,然后向赵瑛三鞠躬。

  赵瑛去世后,李克农一直坚持工作。但了解他的儿女知道,他的感情世界已经垮了,惟有以更加努力的工作来分散对赵瑛的思念。1962年2月9日,李克农在北京逝世。(董仲舒)

本文链接:http://mezzomagazine.com/zhaojiren/449.html